马蓉起诉宋喆强奸

马蓉起诉宋喆强奸

或疑当归过于多用,不知脑髓尽出,不大补则脑之气不生。所以于补中止之,得补之益,而无下之失,始奏万全之功也。

肾主大小便、膀胱之气化,亦肾气化之也。至于既厥之后而热仍不除,譬如贼首被获,而余党尚未擒拿,必欲尽杀为快,则贼无去路,自然舍命相斗,安肯自死受缚,势必带伤而战,贼虽受伤,而主亦有焦头烂额之损矣。

盖寒则不热,而热则不寒耳。 热病有完谷不化,奔迫直泻者,人以为大肠之火也,谁知是胃火太盛乎。

 冬月伤寒,四、五日后手足逆冷,恶寒身蜷,脉又不至,复加躁扰不宁,人以为少阴阳绝之症也,而不知不止阳绝也,阴亦将绝矣。连服二剂,而颤慑止,再服二剂,而见闻有所用,人亦熟睡矣。

 夫胃本无热也,心火为胃之母,知胃欲生金,乃出其火以相助。两相犯而相凌,于是因寒热之盛衰,分止发之时候矣。

治法必大补其气血,而佐以温热之味,则正旺而邪不敢侵,不必止痛而痛自止也。 一剂而痛轻,二剂而肿消,三剂而脓血止,四剂而寒热尽除,十剂而全痊也。

Leave a Reply